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燃烧的生命组诗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8 分类:爱情小说
武汉哪里的癫痫医院医治作用好? 燃烧的生命
  
   霞光,燃起满山风景
   红叶,点燃整个村庄
   薄雾,从山谷
   悄悄地升起
   慢慢地聚集
   又悄悄地散去
  
   小村,白墙黑瓦之间
   一片红叶
   伸展在洁白的墙面
   孤单的一片红
   宁静的一片红
  
   一个四十多岁的光棍男
   弯下腰
   拾起一枚红叶
   仿佛拾起了人生的秋天
   多了一些淡定
   也多了一些坦然
  
   山野男孩
  
   山野男孩有一双善于奔跑的腿
   带上一壶泉水
   就可以穿越一片荆棘
   跑到十多里的集镇
   感受哪儿的喧嚣与繁华
   踏过崎岖陡峭的山路
   跑到十多里的学校
   听老师讲述山外的故事
  
   像风一样奔跑的男孩
   穿上一双解放鞋
   就可以去割草放牧
   就可以与牛羊赛跑
   摘山崖上的野果充饥
   饮花瓣上的露水止渴
  
   像风一样奔跑的男孩
   常常用赤脚
   去丈量山的高度
   路的长短
   去追逐雷声的震撼
   闪电的力量
  
   追赶时间的双腿
   走过一片花海
   只是渴望与春天有个约会
   追赶月光的双腿
   掠过一片草地
   只是渴望与草叶有一次热烈的亲吻
   追赶太阳的双腿
   画一个温暖的心房
   只是渴望看到那遥远而蔚蓝的大海
  
  
   南方,五月的天空
  
   南方,五月的天空
   只有石头、土地、果树
   那埋葬雨水的村庄
   石头在生长
   土地在生长
   果树在生长
   前方的路在疯狂生长
  
   路,笔直地穿越城市
   抖落荒芜的杂草
   抖落污秽的尘埃
   蔚蓝的天空
   夜里依然晶莹剔透
   烈日或小雨下
   青苔在窗沿上慢慢地繁衍
   流浪的歌手
   依然在胡同里吟唱
  
   我的欲望在南方飞翔
   流淌着渴望和惆怅
   带着春天芬芳的田野
   美丽的花海
   干涸的河流
   和在胡同里歌唱的少年
  
   在金沙江峡谷
  
   时间一直在往前走
   江水一直在往前走
   在金沙江峡谷
   我们却不能
   向前后左右的空间方向穿梭
  
   袅袅的炊烟一起
   金子般的晚霞
   便越过那几株黄桷树树梢
   深吻着山野透红的脸庞
   然后,拉上黑色的幕布
   唢呐的声响
   正为他们举行婚礼
  
   在金沙江峡谷
   沿着滋生一切
   直刺天空的几株桉树
   我们的眼光可以穿越太空
   身体却牢牢地锁在了峡谷
   人生就拴在那棵黄桷树上
   到不了未来
   回不陕西哪里医院治疗癫痫了过去
  
   父亲的眼泪
  
   村口
   那枚火红的烈日
   一下子落到了山顶
   老头给父亲一支香烟
   拉上一车破烂走了
  
   父亲的眼睛
   被车子牵着——
   那车上
   是父亲用过的半截犁铧和
   残缺的镰刀,生锈的耙齿
   甚至还有
   村里人曾经羡慕过的
   熊猫牌黑白电视西安小孩癫痫病治疗专科
  
   父亲杵着拐杖
   跟在车子后面
   他的后面
   跟着一条垂老的狗
  
   车子的四个轮子飞快地转动
   我想起爷爷的那盘石磨
   也飞快地转动
   把谷物撵得粉碎
   就像父亲的眼泪
   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
  
   在这一瞬间
   ——献给父亲85岁生日
  
   在这一瞬间
   才发现
   夏天的果实
   已经熟透
   秋天的树叶
   已经飘落
   你距我很近很近
   清晰的皱纹
   花白的头发
   脱落的牙齿
   和苍老的容颜
  
   在这一瞬间
   才发现
   过去的时光太美
   太凄凉
   错过的季节
   已被风带走
   你就在我身边
   守望着夕阳的余晖
   留守着最后的时光
  
   在这一瞬间
   才发现
   泪,已被风干
   心,已成灰烬
   唯有
   一棵槐树
   一支香烟
   一杯清茶
   或是一条狗
   与你终日相伴
  
   在这一瞬间
   才发现
   你无声无息地
   咀嚼着碗中的粗茶淡饭
   盘点着自己存余的时数
   我
   什么都不能忘记
   什么都不能改变
  
   老屋
  
   老屋老了
   就像父亲那合不拢的嘴
   脸庞挂着微笑
   呼唤着风雨
   守候在村东路口
  
   老屋老了
   就像父亲那沧桑的皱纹
   沟壑纵横
   承载着近百年的沧桑
  
   柿子树渐渐萎缩
   皂角树已经郑州军海脑病医院靠谱吗枯萎
   鸟儿干脆把窝搬到屋檐
   与父亲为伴
   父亲干脆把躺椅搬到屋檐下
   与鸟儿对话
  
   好想变成一只鸟儿
   听父亲诉说母亲生前的故事
  
   这个五月,很冷
  
   总以为打开一扇窗
   你就会从我的窗前经过
   我忘了
   窗口太高
   也没有阳光
  
   总以为打开一扇窗
   就可以闻到桂花的清香
   我忘了
   现在
   不是桂花飘香的季节
  
   记忆中
   你的身影是一条河
   衣袂飘飘
   踏着月色而来
   穿透我所有的岁月
   我再也打捞不起
   你浅浅的笑颜
   更何况你的柔情
  
   这个五月,很冷
   冷得撕心裂肺
   我的伤感
   黑压压一片
   挤满我的小屋
   占用着
   20平米的空间
   或许,炎夏的到来
   还是无法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