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乞丐杀手民间故事2019041314591055800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28 分类:抒情散文

在都市金融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可怜兮兮地拿着破碗伸手乞讨,希盼人们的施舍。在每一秒都是一寸金的都市高压生活下,似乎没人看见这个可怜的乞丐。渐渐的,那个脏兮兮的,看不清面容的乞丐也懒得伸手乞讨。圈了一处台阶,霸占了这里,无精打采地睡觉。一进入这处“领地”臭气扑面袭来,让人们的鼻子自主地不敢呼吸空气,连忙躲远。

一日,那乞丐正无精打采地窝在台阶上。侧面走来一斯斯文文的都市白领。看见了乞丐,停下看了两眼,便掏出一张钞票和几枚硬币,扔到乞丐身前装着钞票和硬币破碗里。乞丐仿佛没看见,睁开半只眼又睡着了。也许“领地”的霸主每天都有人献上钞票和硬币,对这几枚硬币不感兴趣吧。

夜里,乞丐起身捡散落在破碗周围的钱币,无意督见破碗里那张写着神秘的、奇奇怪怪字符的钞票。顿时乞丐两眼放光,嘴角不知觉地扬起。而后一闪即逝,仿佛从来没有过那表情。人们只见乞丐两眼空洞,继续神情麻木地捡撒落的钱币。

几天后的清晨。乞丐转移了阵地。还是那副面容,还是那副模样。来到了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政府大道,于临街的政府大门停下。看了几眼装修豪华的政府大门,之后在政府大门门柱,准确地说是在门柱根处,摆上接受上供的道具——那只破碗,而后窝在那里睡觉。

附近的乞丐不干了,虽说这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但是僧多粥少,又来一个抢食的,能干不?于是一商量。呼啦一群乞丐就围上去。众乞丐先是谩骂,然后不知是谁踢了几脚,众乞丐见状,纷纷开始了拳脚招呼这名新来的乞丐。

也就是在这时,“逼逼”,响起了一声喇叭。政府大门里呼啦冲出一群工作人员,快速地拉开众乞丐,解救被打乞丐。这时,那辆响喇叭的车,车上下来一名中年男子。一名工作人员模样的人快速地凑到中年男子的耳边,小声恭维地说着什么。中年男子看了几眼众乞丐,又看了一眼被打的乞丐。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吩咐了几句。而后坐上车,驶着车开入重新畅通的政府大门。那名工作人员神情潇洒做了个解散的手势。其实很多工作人员早已随汽车的消失而消失。现场仅剩的几个工作人员也在往回走。而众乞丐见那名工作人员的手势,纷纷返回自己的领地。那名工作人员哼着歌,一会儿也消失了。

“目标出现。”乞丐用非常细微的声音喃道,不凑到乞丐身前认真听,根本听不见。另一道同样细微的声音从乞丐捂着耳朵的手传出:继续观察,随时动手。

不知过了几时,一名老者走来,挨个派发大钞票。众乞丐无不激动,甚至有几个附近的乞丐快感动哭了。今日一定是黄道吉日,平日里难见大方的主降临啦。这是众乞丐的心声。老者照例在政府大门的破碗放了几张大钞票。乞丐习惯性地睁开半只眼,一丝惊讶顿时从眼底掠过,乞丐装作平常样闭合眼皮。一名附近的乞丐看见了破碗里的大钞票,快速跑来,闪电般掠过老者,利索而迅疾地抓起破碗,火箭般跑开。老者张嘴怒斥而又欲言又止,转为一声叹息。老者继而蹲下,拍拍乞丐黑臭的衣服,说道:“孩子啊,要振作啊。”

几张大钞票随着老者的动作没入乞丐黑臭的衣服里。而乞丐这次仿佛要很大力才能闭合眼皮,眼皮儿皱巴巴皱成一团了也不自知。老者挨个派完大钞票后,走进政府大门,也消失不见了。

附近一名乞丐眼尖,看清了老者的动作。待老者消失后,上前摸索乞丐黑臭的衣服。乞丐突然睁开双眼,瞪得像铜铃般大小。正摸索着的乞丐吓了一大跳,动作停止,不敢乱动。见乞丐半天没反应,继续摸索,收了所有的钞票后。乞丐还是没反应,一副痴呆状。那名乞丐从收完钞票直到在乞丐视线里消失,乞丐还是一脸痴呆样,不知想什么。

之后的时间里,乞丐没了往日的睡意,仿若一尊雕像坐在门柱前。没人知道乞丐想什么,人们只知道乞丐痴呆得像雕像。

午夜,一道细微而冷厉的声音打破了乞丐的痴呆状:动手。乞丐身体一颤。喃道:“还没出来,希望您不在里面。”

一道黑影在政府大门前眨眼消失,仿佛从来没在午夜里存在过。

“这样有什么利益?难……”

中年男子还没吼完。一声破窗声响起,碎玻璃像细石子一样扑向四面八方,一道黑影同时在室内闪现。只见中年男子眼里满是惊恐。此时中年男子还没从惊恐中反应过来,一把十公分的飞刀,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没入中年男子的眉心处,穿过后脑,当场在惊恐中死亡。另一把飞刀出自杀手长期作战的本能,已经不可逆地飞向室内的另一个人,一位老者。杀手在刹那间督见老者的容石家庄市看癫痫病专业医院貌,顿时发狂般飞向老者,一只手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去抓取飞刀。可惜为时已晚,飞刀已经插入老者的额头,只来得及阻止继续插入头颅。老者看清容貌后,似用全身力,艰难而衰弱地对杀手说:“你这样会辽宁癫痫病的知名医院有哪些杀死恶人,能杀死罪恶吗?你要……”

老者脸色惨白,嘴张而无话出,呼吸似有似无。“不,好人有好报,只要送你到人民医院,你就会活过来的,你一定……”

杀手声泪俱下,抱着老者,化作一道魅影消失在原地。原地只剩下一脸惊恐惨死的中年男子。

第二天,几条爆炸性新闻传出,各种媒体争相报道:本市市长昨晚惨死于政府会客厅,被十公分的利刃穿脑而亡。著名慈善家昨晚被神秘人送到人民医院,额头插刃,头颅经紧急抢救,于今日宣布死亡。警方调查发现,市长和著名慈善家系同一种武器杀害,且俩人昨晚会与会客厅,疑同一人所为,已经发布重金悬赏通缉令,望广大市民提供线索破案。著名慈善家的家属连夜发布寻人启事,重金寻找那名送医的神秘人。传闻中,最厉害且神秘的杀手组织昨晚遭受重创,几名领导人神秘死亡……

接下来一连几日,各种报道不断,各种猜测不断,谜团一重接一重,舆论一浪盖一浪,无人知罪魁祸首是谁,各种奇论谬说层出不穷,仿佛是一个永远的迷。

而第二天,对于一秒钟一寸金的金融大街来说,忙碌而匆匆的人流,没人知道也没人有兴趣知道那名异常长春市看儿童癫痫病哪家医院好臭的乞丐去哪了,只有人谈论今天的爆炸性新闻和计算未来可能受影响的风险。

第二天,在政府大门,人们只发现警察和记者,没人发现少了个奇怪乞丐。而对于附近乞丐来说,只是少了个竞争对手。

“难道只有杀人才能阻止罪恶的延续吗?难道没有其他方式方法阻止吗?我的手上沾满鲜血,我决定今日金盆洗手。”

尽管乞丐面无表情的说完,但眼里的泪光掩饰不住。

“你敢?”

一声暴吼响起。这是乞丐生前听到最后的声音。

没人知道乞丐(或者说杀手)和老者(即著名慈善家)是什么关系。而老者石家庄市母猪疯到哪里治比较好却知道乞丐曾是一个杀手——那年,在孤儿院,乞丐刚刚十六岁的时候。而后失去一切和乞丐联系的方式。当老者再次见到那曾慈爱的、想念无数的、刚十八岁的、熟悉却陌生的乞丐,已经是生前的最后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