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两生花:镜照人,难照心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0 分类:未来之星

“烬,你说....他,会来吗?”少女有些落寞的声音突然响彻在我的耳边。

我好奇地睁开了眼睛,看到的不是熟悉的浅紫色天花顶,而是.....一位豆蔻少女的脸庞!天哪!发生了什么?我的手呢?我的脚呢?怎么全都没了!然而,还沉浸在一种“无言独上七楼,想跳楼。”的悲伤中的我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的这位少女说了什么。

“烬?你在听吗?”少女发现心不在焉的我丝毫没有听进一句话,不由得有一点生气,“????这人是不是有病啊?对着一面镜子说话,虽然我就是这面镜子。但这也并不能代表,她没病啊。”我看着眼前的少女,撇了撇嘴小声地说道 “原来你在听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呢。”少女听着我有写责怪的话并没有在意,而是有点庆幸的说到。我惊鄂地看着她说道&ldquo贵阳癫痫权威治疗医院;你听得到我说话?”她听到后愣了楞,随即答道“你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啊?我不仅听得到你说话,还可以看到你啊,你....不记得了吗?”她略微皱了皱眉,“......请问你们这儿那栋楼的风水特别好,我想去跳一跳。恩,高度要285米,恩,谢谢。”带着郑州军海医院口碑好不好 专业品牌,造就专业治疗癫痫的品质一种想死的心情我很有礼貌地问道

“呵呵~烬,你今天怎么那么幽默?”她听了我的话后掩面笑了笑,我痴痴地看着她,呆住了,雪一般洁白的脸庞,小巧而挺拔的鼻,如樱桃般的小嘴,一双弯弯的柳叶眉,就像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最特别的是她的那双眼睛,浓密的睫毛让她每眨一下眼睛就像是有一只蝴蝶翩翩起舞,那双眼眸是那么的有神,她的目光中好像永远都夹杂着阳光的味道,那是一种暖暖的让人贪恋的味道,她一笑起来就仿佛有一朵雨后初开的茉莉呈现在你的眼前,洁白的花瓣上还停留着细小的水滴,给它平添了几分魅惑的颜色,然而茉莉那种本身自带的清纯气息却又很难使人想到“魅惑”这一词,然而这两种你截然不同呢的气息却完美地体现在她的身上。“你说他今天晚上到底会不会来啊?.......呵呵,这么晚了他应该不会来了吧”她有些伤感地说道“烬?你还在听吗?这么大的一个后宫也就只有你能与我交谈了。”“额~~那个...可以先打扰一下你的吐槽吗?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请问你这皮肤是怎样保养的?还有你这口红是用什么做的?还有你的皮肤这么白是不是拍了粉啊?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啊?好用吗?什么成分的?是全天然的吗?多少钱啊,你买了几瓶啊?在哪买的啊?会员是不是可以优惠一些啊?你有会员卡吗?不对看你这打扮也不凡,肯定老有钱了,,”我回过神来,一脸八卦的问道“哈?什么是会员卡啊?还有口红是何物?拍粉?拍粉又是什么??”她一脸不解的问道“.....”“咦,你为什么又不说话了?”“我想静静”“这个静静又是何人?”“.....就让我一个人孤独的死去吧。你们这群非人类!呜呜呜~麻麻,这里好恐怖,我要回农村....”“什么孤独的死去!你不还有我吗?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孤独的!还有这麻麻又是...”“停!!!别搁那吵吵,我要睡觉了,这肯定是梦,只要明天早上一醒来,一切都会变回原样了。恩,关灯!睡觉!”我自我安慰道,她看着我似乎还想说什么,却又止住了。顿了片刻,她轻轻地笑了一下,笑容中包含着无奈和略微的失落,但更多的是不舍,良久,她将我放在了桌子石家庄市癫痫病研究院上,用温柔的声音小声地对我说道“祝你有个好梦吧。”

次日清晨,御花园里的花朵一如既往争芳斗艳亦如这后宫一般,鱼儿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那片小小的池塘中游动着,一切似乎都不曾发生过改变......当然除了烟雎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子!你狠!你就狠!我狠不过你!呜呜~~”一声尖叫加吐槽,响彻整个烟雎阁,“唔~烬,发生什么事了?”她揉了揉眼睛,睡眼朦胧地看着我问道,我看着她一脸无辜的脸庞咬牙切齿地硬挤出一抹笑容说道“没事,我说梦话呢。”“真的吗?那好吧。”她歪了歪头,像是在思考这句话的真实性一样,随后又放下了我,重新躺了回去。一切又变回了原样,死一般的寂静弥漫在烟雎阁的每一个角落。一向习惯热闹的我,面对这死一般的寂静,极为的不习惯“喂,别睡了,你带我出去走走吧。再不出去走走,我觉得我快要发霉了”我微带撒娇的语气对她说道,“唔,前几天我问你去不去的时候,你不是说你死也不去吗?”她从床上做起来对我说道“所以她死了呀,我来了啊”我在心里暗暗地说道“.....哎呀,今非昔比嘛,是不是,去嘛去嘛,呆在这好无聊的。”我继续不死心地说道“好吧,好吧,我答应你了,那你要去哪里逛啊?”她问道“去一个风景名迹——青楼吧”我豪爽的说道“什么?!你再说一遍去哪里?”她吃惊地已经顾不上名门闺秀的必须的矜持了“咳咳~那就去冷宫,冷宫吧。”我推进求次地说道“这还差不多,好吧,等我吃完早饭,剪完花草,看完诗经,背完礼仪...”“停停停~这么多事还是不去了吧。我等你,至少还要等到晚上啊”我一惋惜的对她说道,“好啦,很快的。就等我一小会吧”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百般无聊的在烟雎阁里等待这,饿~...~准确的说是在铜镜里等待着,无聊的坐在里面,突然又想起了,昨晚出现在我梦中的那个人,咳咳,具体的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原来住在这面铜镜里的那个家伙,已经快魂飞魄散了,所以吧我从现代给抓了过来,重点是....当她要告诉我怎么回去的时候,刚好魂飞魄散了!!呜呜,天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啊~~非要等到你不行的时候再说吗?!!!“吱————”正当我还在想着的时候,门....突然就被打开了,她跨过门槛,像是丢了魂似的,眼神空洞,不再有往日的风采,倒向是行尸走肉一般,悲伤地她,像是一朵开到荼蘼却又无人欣赏的牡丹,只能孤独的凋零。默默的死去......“你..怎么了?被太后骂了一顿?”我疑惑的问道,“.....”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我从桌子上拿起,用那双洁白的双手,轻抚着铜镜的边缘,就像是在轻抚她最心爱的恋人一般,她的眼神温柔似水。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甜蜜却又苦涩的笑....“嗨.....一看就素你的情郎哥哥送给你的,这么悲伤,一定是见到情郎了,然后你们两个,却只能深深款款地对视.....哇,这简直是年度史诗虐狗巨制啊,昔日的青梅竹马,今日的君臣相见,哦...我的天哪!如果把这个故事拍成电视剧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妹子要咬着小手帕,吐槽这部剧,边吐槽,边内牛满面”我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道“若果真如此,那....至少他还爱我,可惜....这后宫中哪里还会有真正的爱呢?是我自己要求的太多了”她苦涩的说到‘哦...原来真的是因为他啊,哎呀,别沮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这株草呢?"“尧儿,你我之间又何必如此呢?”“皇上这么说,真的是太抬举臣妾了,况且尧儿这个名字已经不适合我了,皇上还是唤臣妾为皇后吧,臣妾自以为这个名字更加适合臣妾。”她用一种我从来都没见过的表情,冷冷的对着他说道。“尧儿.....”“皇上!都说了,皇上应该唤臣妾为皇后。切莫坏了礼数。”“尧儿,你明明知道,朕......”“皇上,尧儿已经不见了,现在站在你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我朝的皇后——锦于尧,难道皇上忘了吗?”“尧儿,他已经死了!为什么你还是忘不了他!朕到底哪里不如他!”他朝她大吼,声音中已经带了一点沙哑。“那你呢,为什么你还是忘不了她!那我又哪里不如她了!呵呵呵,你还不是始终忘不了她!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告诉你,上官空诩!南宫绝虽然死了,但他却永远活在这里。”隔着一扇沉香雕花镂空嵌石大门,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她的手指指在自己心口的位置,正听得津津有味的我突然感到那里有一些不太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是哪里呢?等等。。。上官空虚?哈哈哈哈哈..这皇帝的名字也太有才华了一点吧,上官空诩?,这得是有多有才华才取得出这个名字啊,他肯定不是亲生的,这得有多不负责的爹妈才取得出这么彪悍的名字啊,呵呵呵呵,空虚?后宫三千佳丽,他一天睡一个也要睡个差不多十年吧,这么忙。还感到空虚?唉,这熊孩子,真么喜欢上这种人啊,和三千个女人去争一个男人,这得有多悲催啊,这孩子素不素傻啊,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个皇帝的颜值怎么样,”正笑地肚子都发痛的我突然想起了这“严肃的问题”正当我还在想得出神的时候,突然传来“啪”的一声,听到这个声音我瞬间回过神来,只看见她跌坐在地上。左手捂着脸,白暂的脸颊上那块红肿显得尤为突出。“尧儿......你........”他向她伸出手,想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可是她却一把把他的手打开了,倔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你还是那么倔强呢.......尧儿”他低着头垂下眼眸,没有人可以在此刻看清他的神情。当然......除了我.....因为我不是人那。所以我可以从古镜里飘..........出来,然后可以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的观察他......我走近一看,不对是飘近一看,哇哦.........墨一般漆黑的头发,四大美女都会嫉妒的容颜,骨节分明的手指,妖艳的紫眸仿佛包含了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她听到这话后轻微的愣了愣,却被她完美的掩饰住了。

“呵呵呵呵呵呵~~~~”她突然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显得尤为悲伤,“尧儿........别笑了......朕命令你别笑了~!听到没有!”他突然很暴戾地抓住她的肩膀,拼命的摇晃.......她突然止住了笑,大力的推开他,“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哟~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错什么了吗?呵~”怎么?又想杀谁?是我哥?我娘?还是我爹?又或是......他?呵呵呵呵呵......差点就忘了他.........已.....经死......了”说到后面她的声音从嘶吼逐渐变成低语,她缓缓的蹲了下,随后用手捂住脸,,蹲在地上无声的啜泣着.........这场游戏,谁也忘不了谁,谁也舍不下谁。可是,未来的事,又有谁说得清呢?也许上一秒我们还是好朋友,下一秒就是仇人了(娃娃哇卡卡卡~~为什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为什么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你自己多重,你心里没数啊!)..........

京城......五百里一处阁楼......一位身着黑色紧身衣的男子快速的的走近一扇阁门旁,恭敬地敲了敲们“吾主,娑,已经找到了夫人的踪迹了,您、.....夫人追回来么?”一个清冷的男声隔着一层蛟纱传来,“哼~就凭你们的本事,怎么可能追的回来、?一旦她察觉到我们......可能我又要......再等个个千年了......”他略带伤感的说到“不过没关系.......三千年都熬过来了......再为她等个千年.......又有何妨呢.......”“吾主.........”.......

皇宫.......还在观看这部“年度虐狗史诗大局”的我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吓得本宝宝瓜子都掉了一地,算了算了,捡起来拍拍灰,继续嗑,恩~本宝宝还是那摩的乐观.......(神经病发作ing)“ 尧儿........你又何必如此呢.......”他缓缓的走过去,轻柔地拍着她的背,轻声安慰道“呵呵有些事情,是用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就像我忘不掉他,你也忘不掉她一样,我已经没有心情再去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替身游戏了。你放我出宫吧,放我离开这个囚笼吧,这宫里的每一块砖我都摸过无数次,这烟雎阁开过的每一朵花,我都嗅过一遍又一遍,一片一片地数着它们的花瓣,直到天亮,只有这样,我才能度过这宫中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呵呵~~夜里无论我穿盖再多的棉被,穿再多的衣服始终是觉得冷,这宫中的夜太长也太冷了,我怕、、、、有一天,连我、、死在这儿了都没人知道.......”此时嗑瓜子的我突然又打了一个喷嚏........噢......我的天啊!到底是谁啊!一天到晚这么有空!虽然、、我承认、、本姑娘,如花似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花容月貌,貌美如花,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实打实的祸国妖姬一枚。(咳咳咳咳咳咳~~哎呀,一部小心又自夸上了)但你也不能,一有空就想姐啊,请你不要再迷恋姐了,哦,姐只是一个传说啊。姐每天都被你们想着,姐也会累滴好吗?(一脸骄傲的笑.......)五百里外........“阿秋......”(上官羲打了一个喷嚏)“吾主......您没事吧”(上官羲揉了揉鼻子)“无事......继续赶路吧......”........还在嗑瓜子的我丝毫没在意这个小异常,殊不知........因为他的到来......从此改写了许多人的命运.......可是,那时的我怎么会知道以后的事情呢?

篇一完........